菲律宾队与中国队的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四十强赛的比赛将于北京时间6月8日凌晨打响,对于这场比赛国足志在必得,但是菲律宾队也在漫长的休赛期进行了新援归化和补充,与首回合相比实力有增无减,球队内部空前团结,要与国足力争一个出线名额。

菲律宾国家队队长施罗克出生于德国,父亲是德国人,母亲是菲律宾人。施罗克的童年十分艰难,回忆起童年,施罗克接受采访时曾说:“当我六岁时,父母离婚,生活开始变得艰难,为了抚养我和妹妹,母亲每天甚至要做三份工作来赚钱养家。”是足球改变了施罗克的生活,“是足球陪伴我战胜了那时的艰难时光,我很感谢足球给予我的一切,这也是我为什么每天投入百分之百的精力在足球上的原因。”

施罗克出自德乙球队菲尔特的青训体系,由于父亲是一个拳击手的原因,施罗克从小就有与生俱来的运动天赋。“父亲是一个拳击手,我从小最早接触的是拳击,但我发现我最爱的还是足球。我不是球场上技术最好的那个球员,但是如果你想取得与众不同的成果,你首先要成为那个特别的人。”

在代表德国各级青年队出战16场后,施罗克选择为菲律宾国家队出战,并且迅速成为菲律宾国家队的中场核心。对于即将到来的与中国队的比赛,施罗克说:“我们已经十分饥饿,我们期待着一口吃下对手。”

效力于德乙联赛波鸿队的边锋霍尔特曼是菲律宾队锋线上威胁最大的球员,霍尔特曼此前从未代表菲律宾队出场,如果对阵国足的比赛登场,将是他代表菲律宾国家队的首秀。

霍尔特曼今年26岁,身高1米85,上赛季作为波鸿队的主力左边锋,出战30场奉献4球6助攻,帮助球队获得德乙联赛冠军。霍尔特曼最惊艳的表现是在2019-2020赛季代表帕德博恩客场出战与多特蒙德的德甲比赛中,身为左边锋的他依靠速度强行超车“生吃”多特蒙德右边卫——德国国脚魏格尔,小角度攻破大黄蜂球门。在球员能力数据统计网站中,霍尔特曼的速度为93,而武磊仅为83,比霍尔特曼还有10点的差距。

目前菲律宾队迟迟未公布与国足对战的18人大名单,有资料显示霍尔特曼已经在阿联酋沙迦,但是又有消息称主教练库珀认为霍尔特曼状态不佳不在考虑范围之列,但是并不排除这是菲律宾迷惑国足的烟雾弹,如果霍尔特曼出场,菲律宾利用其速度打国足的防守反击,必然给国足带来巨大的威胁。

国足在长达19个月的间歇期进行了人员归化和补充,菲律宾也不例外。菲律宾是一个劳务输出大国,菲佣的足迹遍布世界各地,目前的菲律宾国家队中,超过半数的球员为混血球员。在新加入的球员中,除了霍尔特曼,还有三名归化球员将会给国足带来巨大威胁。

奥利弗·比亚斯是莱比锡红牛青训培养的球员,莱比锡红牛向来以擅长培养“小妖”著称。比亚斯只有19岁,虽然身高只有1米64,但是脚下技术灵活,边路突破犀利,17岁时就代表莱比锡红牛在欧联杯中出场,在德国国青队中还获得过9次出场机会,目前比亚斯效力于斯洛伐克顶级联赛的尼特拉队。

巴尔蒂米索今年23岁,出生于加拿大,父母都是菲律宾人,年少时曾是加拿大17岁以下国家队队长。巴尔蒂米索出身于温哥华白帽队创办的足球学院,在2011到2015年期间,曾在温哥华白帽队参加青训,为温哥华白帽预备队出战43场。值得一提的是,国足新招入的前锋谭龙同时期曾在温哥华白帽队效力,2011年和2012年,为温哥华白帽队出战17场攻入1球。

22岁的塔比纳斯第一次入选菲律宾国家队,塔比纳斯出生于日本,父亲是加纳人,母亲是菲律宾人。塔比纳斯曾在川崎前锋效力,随队连续两年获得日本职业联赛冠军,随后被租借到大阪钢巴青年队。身体素质出色的塔比纳斯不但身材高大,而且移动速度快,脚下技术出色,是后防线年初,塔比纳斯转会日职乙的水户蜀葵,本赛季已有15次出场记录。

虽然菲律宾队大多是归化球员,但是球队氛围空前团结,“同样的血液、同样的命运”是他们的口号。菲律宾国家队官员帕拉米说:“我们将会为国家的荣誉努力战斗,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会不断前进。”门将齐普曼说:“加入国家队是我的荣誉,我们每天都在变得越来越好,我们已经为即将到来的比赛准备好了。”

队长施罗克说:“教练组已经将他们的战术理念灌输给每一个人,我看到新加入的球员也在迫不及待的证明自己,我期待着即将到来的比赛。”中场球员加约索说:“为国出战是我的动力,我渴望为国家带来荣誉,与国家队在一起,我感到无比光荣。”

菲律宾国家队官方社交平台从一个月前就开始倒计时与国足的比赛,记录国家队每天的变化,同时倒数日期每天减1,直到与国足的比赛,其对比赛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现在的这支菲律宾队与19个月以前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以预料的是,8日凌晨与菲律宾的比赛,国足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力,否则很可能因为轻敌功亏一篑。

文章发布于:球讯资讯网,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球讯网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以及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